追蹤
James' BIZARRE WORLD
關於部落格
快跑未必贏 力戰未必勝 在當時的機會! (傳道書9:11)
  • 569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傳統武術高手打架談 (轉貼)


武術論壇裡一個傳統武術高手寫的經驗之談,雖然有些東西我還不是很贊同但是看了之後還是很有體會,我轉來大家看看,我們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不是那麼容易的.


作者:蘿蔔酒

世事無常,當年龍武師千里尋鬥拳王阿里, 差點沒給抓進公安局(沒有介紹信)。現在炒做挑戰泰森居然成了潮流,但卻沒有一個敢再去酒店外面等的。我說要買龍武師贏,是因為見過龍師的身手,阿里雖未親見,但也看過錄像。拋開步法、腿法和交法,光從力量上阿里就佔不到太大的優勢。

而現在這些唱著義和團調子的垃圾,真要是和泰森斗,我看一個照面就會輸。西方拳擊手的訓練手段是不全面,但也沒閒著,千百場的比賽又沒做假,憑什麼你要贏別人。內功,動不動就說內功,知不知道內功是什麼啊!

內功又不是咒語,就你有,別人就沒有。西方拳擊手身上的「內功」可不比這些人少,雖然他們自己並不知道,但一但用出來很可怕的。光從這些義和團只知道找泰森的麻煩, 就看得出他們對拳擊其實很無知。泰森並非真高手,比霍利菲爾德差多了,他輸給霍是一點都不怨。

霍利菲爾德打拳用腦,技術也很不錯,打刺拳時有很明顯的側身沉肩動作,用的是抖彈勁,打出來的拳幅度不大但帶骨力,殺傷力很大。泰森一味想*近了,好用上腰力打鉤拳,結果被霍氏老遠就干掉了。泰森第一次輸了還不服氣,等打了第二次才知道自己真的很差。霍利菲爾德是個有心臟病的人,年紀又大了,體力跟不上,做動作時不得不找點省力法子,結果給練出「內功」來了。體育場上這種事常有。許多運動員年輕時體能好,總是鼓著一口氣沖,不知放鬆為何物,年紀大了體力下降了,提不住那口氣了,一放鬆反而技術、智慧都出來了。

這就是「氣沉丹田」後找到了根勁的結果。霍利菲爾德的拳頭上有根勁,出拳的速度雖不快,但能因敵變化,到了對方身上才發力的,此乃內家拳的「輕出重擊」之謂,比史泰龍電影裡「風暴般」的拳頭威脅大太多。泰森和霍利菲爾德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,我曾很注意地看過霍泰第二戰時, 霍氏的出拳時腰腿的配合,西方拳擊手發力時大都蹬腳尖,而霍發力時腳跟是著地的,這點細微的差別是很了不起的,拳上的力道能增加很多。看霍氏的訪談節目,發現他是黑人裡少有的有修養,靜得下來,也不亂動,真想不到一場心臟病居然成就了一個真的高手。

中國武術走向世界少不得要和黑人拳擊手過招,實事求是地分析對手。黑人選手很有天才,天生的骨壯筋強,我等練十年的成果,別人天生就有,而且還進步快。黑人選手的優點很突出,缺點也很明顯。黑人天生坐不住,加上受教育少,養成了許多惡俗和囂張的習慣。打拳時不動腦,士氣起伏很大,順風時喜歡欺負人,逆風時沒鬥志。如果針對性地下點圈套,基本都要上當。現在國外肌肉訓練成風,健美式的肌肉訓練其實是把黑人選手的優勢搞沒了。但黑人的天才真的很了不起,電視上經常看到黑人拳手很沉悶地搞了半天,忽然使出一個很漂亮的「內功」動作一招定勝負。只不過這種情況很偶然,就是他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,過度興奮了出不來,不興奮也出不來。基本上, 我覺得西方的拳擊訓練方式是在抹殺天才,所以拳擊界裡成大事的都是些另類,越是好孩子受害越深。這和中國的教育制度很相似。

黃種人天生體質是有差距的,必須要*後天的科學訓練,要練出內功才行。但什麼是內功,體委那幫人是不懂的。在內功問題上,有兩個極端,一是否定內功,片面突出苦練;另一個是神話內功,以為有了內功就可輕鬆獲勝,結果讓林教頭那種好大言,敢開口的人鑽了空子。內功神話非常可惡,是種取巧心理,而中國人卻最愛搞這個。小到內功神話,大到社會主義的優越性,都是在取巧,結果上了大當。就算內功所向無敵,練內功也從來不是個輕易的事情,取巧想都別想。兩害相權取其輕,如果不能真實地宣傳內功,我覺得還是多講苦練的好, 只要注意別傷身就行。

象每天踢三千腿那種搞法很勇敢,但是很難持久,不過有這個基礎, 只要身體沒出大毛病,將來一有明師指點,能更快「悟道」 。歷史上許多內家高手都是先練的外家拳, 李雅軒就是個例子。 練過外家拳的人之所以好「悟道」, 一是有力,腰腿力量夠, 不須從頭走貓步;二是知理, 都是打過架的,有感性認識,能發自內心地理解內家拳經中許多大實話。太極拳在知識分子中有很多FANS, 有知識是好事,但是不打幾架很難說能真正地理解內功的好。

內功是人的本能,一言蔽之就是放鬆, 放鬆之後有玄妙。

內功能把人的極限發揮出來,並非等於可以任意妄為。中國武術的內功含義非常廣,力量只是內功的一方面。內功的最高境界近乎神仙術, 如何練習今天已無人知道,但是內功最基本的就是根勁和放鬆:放鬆之後出根勁,有了根勁更放鬆。放鬆並不容易,象練瑜珈那樣,繃著腰打坐,嘴裡反覆叫放鬆,其實是以「放鬆」為名義的緊張。最新的醫學研究顯示: 人腦決定不做一件事所牽涉的腦細胞和消耗的能量,常常超過決定要做什麼事。所以, 心中想放鬆其實還是沒放鬆。

人真要放鬆只有一個辦法,就是自信。做自己得心應手的事就是放鬆。《賣油翁》裡的賣油翁賣油,射箭的好漢射箭,都是放鬆,反過來讓賣油翁射箭,好漢賣油就都緊張了。 如果光講養生,所有體力的運動如下棋、彈琴, 只要是嫻熟了,都能讓人放鬆,就是修手錶、扎假蒼蠅也能有此功效。太極拳除放鬆之外還能活動筋骨,這比修手錶好,但不是主要的,人只要心中不焦慮就什麼都好了。小子我真心地建議眾看官向英國人學習都去Develop一個用體力的Hobby,哪怕是做木匠, Hobby能撫慰您的心靈!

內家拳能真放鬆是因為百戰百勝,與人生死鬥,「勝似閒庭信步」。李雅軒講散手比鬥中身輕骨爽、有不可言語形容之妙,說得就是這種享受,和明朝皇帝做木匠是一的道理。人要是腰腿有力了,跳得遠,蹦得高,動作快了,別人一拳打來,要躲要打隨心所欲,心情當然不緊張了。 一放鬆就解放了腦,人就健康,思想和心態也變化,這是內功的第二步。內功讓人沉著,思維敏捷,用在打鬥中遠比力量更有效,也更可貴。內家拳的所謂養身功效也在於此。練內家拳是可以治好近視眼的。

許多人追求內功是看重內功的力量,是捨本逐末了。 內功拳在打鬥中確有放人丈外的轟動效果, 但這只是借力,不是內力主動做功。內家高手放一個人容易, 扔袋麵粉就難了。我師教我等推手、散手時常說,「是你自己打自己, 我只不過加了一把力。」

內力仍然是肌肉的運動,內力並未超過人的肌肉的能力,讓內家高手舉槓鈴決不會比世界記錄高。只是內力使用肌肉的方式很獨特,因此力量要大些,但大不了多少,能大50%就不錯了,與此相對應的是用力時間縮短了,肌肉的消耗也急劇減少, 這才是了不起的。平常人力雖大,但在打鬥中用不出來。 內功最可怕的是能恰如其分地使用這個力量。內力是準確, 而不是光力量大。人其實也就是個箱子, 給個力就會動,只要打得上沒有不倒的。 比武不是比舉槓鈴, 平常人的力足夠了, 打鬥中要會用力才真能贏。

許多人到處宣稱西方拳擊手一拳有幾百磅,那是無知, 是投降主義。幾百磅是個什麼概念啊!幾百磅的槓鈴放地上,拉拉試試。打鬥中,一瞬間幾百磅,一匹馬也做不到啊!就算他真力大,有幾百磅,也照打!燕青不也撲翻了任原.
我最初嚮往武術是為了打架獲勝,後來才慢慢體會到其中的藝術。打架其實是最容易的, 打死人也用不了多大的功夫, 但想會會高手就難了。

打贏流氓的功夫容易練,我在師傅手中像個兒童,但在外面打時手還挺快。一次在街上和一個橫人斗, 贏的太輕鬆幾乎沒有任何成就感。拉扯在一起時, 我一手架著他,另一手遠遠地甩了幾拳,其實也沒怎麼傷著他。 但他沒能抬起頭還不了手,吃了虧,就往前衝,想打近戰。衝過來他就搬我,想使拌子, 我架住他一會讓他用力,等他搬得實在了,然後順他的力一拉,人就到地上了,腦袋撞在柱子上。比賽結束。

這次打鬥對手很差, 但對我仍是個大的提高:最根本不是力大, 而是我居然在那種情況下還能想事情。 這種進步讓我自己都很驚喜。不過街頭鬥毆很噁心:那些人在打架前那麼凶蠻、無理,打輸後又如此可憐、無助, 難道人性天生就是無知和軟弱的。

武術用在鬥毆上太糟蹋了, 打人並不能帶來什麼快樂。 練了武要和高手過招,看看人家的手段如何出神入化,自己又該怎樣應對,那才是真的叫人高興。現今中國社會上,暴烈之氣很重, 就是「平常百姓也做不得善人」。 學點武不吃虧是對的。

打鬥中力量並不太重要,是個人都有足夠的力量取勝。最重要的是冷靜,腦子要清醒,不能緊張,不能怕。許多善打架的人,一點功夫也沒有,就是因為沉著,天生的力量就夠了。對方也是人, 凶巴巴的樣子其實是害怕,好對付。真正的高手,由於氣在丹田,表現得很平和,不過打起來就如猛虎。 我師有次在批發市場打一群爆發戶, 一人對八個, 還倒陪了七百塊湯藥費。

那幫人是橫慣了的,並沒什麼本事,終於倒了大黴。說來很氣人。明明是他們的汽車撞了停著的自行車,他們還有理了。我師本想算了, 結果那開車的還故意松剎車,把自行車的輪子壓彎。這明擺就是欺負人嘛! 那幫人從車上下來一群, 我師怕他!竄進去,照當頭的胸上就是一拳, 拳勁透胸而過,那廝吃打壞了骨頭, 鼻涕口水和著血流,站那就不動了。 一群人圍上來, 又抹袖子,又嚷嚷的, 樣子挺凶,卻都不走近。 欺負弱小慣了的,哪見過真陣仗。 我師動了狠心,一雙眼睛怕人,東一掌西一拳,八個全倒,搞成了表演。 十秒鐘,這幫人全到地上嚎去了, 哭的都有。

終於想起有政府了,到派出所解決問題, 我師見他們被打得也慘,氣下去了,就倒陪了七百塊湯藥費。 那個當頭的被打得很可憐,其他人扇在頭上的多, 血留得怕人但沒內傷。 當頭那個胸膛被打透了, 沒幾年好不了,恐一輩子都不爽利。

我師身才瘦小,看不出是個有功夫的, 身高不到一米七,但臂長卻有一米八五。 我師三十年功力, 骨頭極重,從外表看最多一百二十多斤,但實際有一百四十多斤。 內家功夫練的是筋骨, 肌肉成細長條, 骨頭極密。 我師每每和武林同道比手,不用什麼周折,只要兩指往別人身上一甩, 沒人受得了,羅師伯就是個例子。 羅師伯本是練外家拳出身的, 一身硬功護體,就是小夥子用鎯頭敲都不怕,但就怕我師的兩根手指, 「砍在身上就似角鋼, 痛在骨頭上」。羅師伯的外家功夫很高, 一棵大樹兩掌一戳,能把樹皮戳掉, 要是插在人的肋上當場就沒命了。 羅師伯年過五旬後, 氣力下降,外家功夫有點力不從心, 見了我師顯露的內家真傳後,就想轉投太極, 欲拜我師為師。 我師年紀比羅師青, 羅師也是一門之首,又是多年好友, 就以大師兄的身份代何其松師收羅師為師弟。羅師伯是老武林, 見過大世面。講了很多武術真經, 讓我等大長見識, 從此不敢輕視外家拳。

我師住在火車站附近, 社會治安很亂。 我師晚上出來教拳,只帶把棕竹扇子就夠了。棕竹扇子有彈力很結實,只要用上抖彈力,足夠敲斷人手的骨頭。 我師感於社會治安不好, 教了我等很多實際的防身術,苦練了太極拳裡的幾招, 比如提手上勢, 金雞獨立,斜飛式等。 提手上勢就是踢對方的迎面骨, 如果穿著皮鞋, 用鞋邊一插,就像刀劈斧砍一樣可怕。 太極拳裡許多招式都是能立取人命的。 只要用上了內力, 一把棕竹扇子就是一把刀,兩根手指就是劍。(劍法中左手捏的劍訣就是一把用來點穴的短劍,太極劍法是兩把劍,可惜如此基本的道理都不是每人懂。)我們師兄弟每人都買了把扇子,很有點派頭。如果沒有扇子, 一本書也行,書脊彈人照樣打斷骨頭。 生活中有很多可用的武器, 對付持刀歹徒很管用, 不須怕。

持刀歹徒並不可怕,但是現在軍體拳等教的空手奪刀方法是萬萬用不得的。想踢掉或扭掉對方的刀是很愚蠢的。會用刀的人,其實不用刀也能傷人,刀也就是個幌子。 如果你的注意力全在刀上,他的拳腳就可以隨意傷人了。有些有經驗的歹徒還故意左手持刀,就是誘你上當,好右手傷人。對付持刀的歹徒, 別一門心思想奪刀,關鍵還是要打擊對方, 把人打倒了, 刀還能傷你!如果去踢敵人的腕子和搶人的腕子,你一伸手別人手裡的刀挽個花就能把你拉道口子。

對付刀和一般打鬥差別不大, 都是注意別讓對方落著根,沒根勁刀是捅不出力、傷不了人的。 會用刀的人, 刀刃是向上, 刀總掛在腰邊,不輕易出刀的,目的是一但捅進去就用腰力往上拉,這是軍隊在戰場上用的立取人命的招術。 碰到這種人你就走, 他懂其中的奧妙,是不會追的。

一般的歹徒拿把刀亂捅,那就好辦了。 他總想著刀,你就可以指東打西,比如假裝奪刀,在他收刀時戳他的眼。不過最好的辦法還是用衣服去掛他的刀,那些傻叉總是把刀磨得很快,一碰就掛上,衣服掛上後換個方向,用個脆勁一彈就能把他的刀拉掉。

只要是軟的織物, 軟東西不搭力, 最麻煩, 軟索捆猛虎啊!

真正的高手不怕你那大棒子偷襲, 就怕灑個網子給纏住了腳。不過誰要是敢拿網出來, 高手見了肯定會動殺心。內家高手,功夫全在腳上,身法快如鬼魅, 你還沒來得及抬手,一個快步衝過來,先就收拾了你。

人身的力全從腳上來,腳一定要站實了身上才能做動作。就像電影《駭客帝國》裡一樣, 身體晃啊晃的, 腳卻一絲都沒動。《水滸傳》裡有個關於腳的打鬥細節寫得最真實: 話說盧員外遇害, 燕青逃到城外腹中飢餓,因逃得匆忙身邊無錢,看兩個客商在道上趕,便欲搶劫,但又不想傷人性命,只是上去一拳打翻了一個。 被打翻的正是石繡, 另一位好漢便是楊雄, 只見楊雄回身就是一棒, 打在燕青的腿上,燕青吃痛倒地, 石繡上來就想捅一刀,好在看見了燕青袖口的花繡。 這場打鬥波瀾不驚卻充滿智慧。楊雄果然是個街頭鬥毆的高手,回身一棒就往膝上打,不高不低的最是難躲。要是打頭, 腰一晃就閃開了, 以燕青的身手這一棒也只有生生地忍了。好個燕青,果然是能撲翻任原高手,若是換了旁人骨頭早就打斷了, 燕青鋼筋鐵骨,只是吃痛不過而已。楊雄這一棒是下了殺心的,燕青沒被打壞,除了骨壯,想是知道該如何「忍」。

內家功夫裡有「硬碰硬」的招法 。我師傳我的訣竅就是,一定要用上根勁,碰撞時骨頭一轉,看是兩個人碰骨頭,其實是我在小小打了他一下。骨頭這一轉就把橫向的來力變成了縱向的力通過骨架傳走了,縱向承力再大骨頭都不會斷的。對方骨頭若是不動,只有吃打傷了。 我以前踢足球, 脛骨碰著就痛,現在被人蹬踏都無所謂, 一是的確骨硬了, 二是用上根勁。足球巨星,所以敏捷勝人,還不受傷, 全是有根勁,馬那多拉被踢的還少了, 又怎麼樣。中國足協的蠢貨, 不練點根勁, 跑一萬米有屁用,他們那裡知道米盧天天帶頭玩足網球的用心啊! 小子我體會到根勁,就是*學著踢足網球踢出來的基礎。

恩師又天天壓,「硬了」、「軟了」地搞了整兩年,終於有一天福至心田就碰上了。

人的骨架的設計很奇妙, 許多關節的接觸面都是開槽的馬鞍面, 而且骨頭兩端都很粗大,這種設計能把很大的側向力轉變成沿骨頭走的縱向力。太極拳處處講根勁, 根勁其實就是骨力。 太極拳經曰:「力由於骨, 勁出於筋」, 還有「勁起於腳」、「節節貫通」之說, 就是講的手上的一拳其實是從骨架上傳來的腿上的力。手才多粗, 腿又多粗,拳擊打半天倒不了一個,內家拳只一掌一拳就能取人性命, 原因就在於此。 西方人為求這一招至勝,只知力大好用,卻越練越蠢笨, 而我們的老祖宗真是太聰明了,怎麼就想的到。現在西方把人體每個關節形狀細節搞的很清楚, 象脊椎有六個自由度,每個自由度的上下限等等,但是就是不知道每個角度的具體力度能是多少,什麼樣的安排能最出力又最小傷害。這是算不出來的,矩陣太大,而且有些假設還是錯的。 老外要是懂得什麼是根勁, 整個運動科學的許多結論就得推翻了重來。

如果有什麼手段記錄下我師每個動作各關節的細節, 那才真是寶貝啊! 到時候眾看官想學功夫就容易了, 買張光盤就得。體委幾十年來為了庸俗化太極拳, 鼓吹陳王庭創拳說。 其目的就是為了否定內家拳的中華文化傳承, 然後才好任意胡來。根勁和內功非太極拳獨有,形意拳裡講的更多,難道形意也是陳王庭所創不成!一拳一掌, 隨便擺個架勢,能不能出根勁, 內行一眼就看出來了,老一輩的拳照珍貴之處就在於能提示後來人各種姿勢下的勁路。 體委的冠軍們可有一個是能出來根勁的?這樣的拳也能打人, 這種冠軍難怪大家不服。

現在的太極名家裡面有幾個對得起他的那個姓的。 不是我罵他們,有沒有功夫,自己的拳照明擺在那,賴都賴不掉的!

祖師楊澄蒲和李雅軒的拳照珍貴啊! 如果眾看官懂的欣賞其中的勁路, 那就是功夫入門了。 楊澄蒲的拳照尤其寶貴, 比如栽捶, 只有他敢彎腰,就連李雅軒都只能打成直腰的。不是李雅軒不想彎腰, 沒有辦法, 內力不到只能如此。 許多名家子孫, 扛著上輩人的名聲,照著照片擺拳架,自己還不知道錯在那裡。 祖師的拳架子豈是那幫破銅爛鐵能學得來的!這就好比書法,誰能模仿得了王羲之字。若是老老實實地寫一幅自己的字,別人也許還表揚幾句, 「寫得好,很黑!」 描這麼大的名家的字畫來充自己的本事,還不找抽啊!

以書法比拳照很貼切, 書法裡的勁路和拳的勁路神通。 鄭曼青的字和他拳是一樣的,勁力單純,含在裡面,結構也不複雜,一條勁從頭到尾的轉換很分明。 李雅軒的拳好比顏真卿的字,剛猛連慣,小處鋒芒自然揮灑、放蕩不羈,結構上是剛中有柔,處處照應,不大容易看清楚其中的氣魄收放。清朝有個進士把顏體字改了,筆畫過多修飾,結構也改得簡單機械好掌握了,小學生學字多用他的本子,這種字乍一看也剛猛,但總感覺撐不起來, 好似閹人。 現在的名家打拳多有似於此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